雪色的涟漪

老是不吃官方專吃冷cp的叛逆小孩
V團【主食】的cp:井博
其他的也都可以接受
然而井博是本命
求糧
【主擔Hiroshi,副擔Inochi】

喜歡的團 the GazettE,V6
喜歡 れいた長野博佐藤健磊磊桑斯特

屋檐下的他和他 【1】

※人类型态设定
※ooc必有
※主赛梦,副戴迪,雷者慎
※甜,不虐......吧(?
※之后或许会有肉(?

梦比优斯略显局促的站在一间看起来就很贵的和式住宅前,纠结的瞪着电铃,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打算按下时,却又忍不住退缩。

戴拿......你到底是怎么帮我找室友的?这么高级实在让人觉得压力山大啊!我只是要个简单的住处啊!

就在他第十次鼓起勇气伸手时,木门突然开了,吓的他又赶紧将手收回,反射性的后退两步。

开门的人对于他的存在丝毫不觉得意外,鹰眸一挑,开口:「你就是戴拿说的梦比优斯对吧?」

低沉浑厚的嗓音非常有磁性,配上对方那张堪比男模的英俊面容,以及高挑健壮却又不会太过壮硕的身材,梦比优斯暗暗赞赏之余不免对自己纤细的身材暗自垂泪。

当然他没忘了回答对方的问题。

「是的,我是梦比优斯,听说你在找室友,所以想说来看看,请多指教。」语毕,深深的鞠了躬。

对方显然被他这如此礼貌的行为吓了一跳,愣了一下后似笑非笑的开口:「现在就说指教不会太早了吗?这么肯定会住下来?」

老实说他这句话这表情也没别的意思,就只是纯粹的想问而已......不过,咱们单纯的梦比优斯怎么会知道他真正的意思呢?还以为对方不喜欢他,于是著急的开口:「呃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!我、我只是......那个......要怎么说呢…...那个... ...呃…...」

梦比优斯手足无措的模样似乎逗乐了对方,那帅气的脸庞终于露出了笑容,要不是梦比优斯因为词穷而紧张的低下头,不然绝对又是一阵发愣。

「好啦不勉强你了,先进来吧!」

说完,不等梦比优斯反应过来,手一拉,就把人给拖进屋。

「喔对了,差点忘了自我介绍,我叫赛罗,可别忘记啊!」

*︿*&︿&$︿$#︿#〝︿〞

「你如果要住下来的话,房间在搂上,」赛罗伸手,指着左侧的楼梯道:「离楼梯比较近的那一间是我的,再往前就是你的。房间里都有卫浴设备,当然一楼也有。电视的话,房间没......好吧勉强算有。然后啊厨房在......」

赛罗向梦比优斯做着简单的介绍。

「......」梦比优斯内心已是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腾。

戴拿你给我介绍这么高级的地方真的呆胶布吗! ?房租要是太高我付不起啊啊啊啊啊!

「……大概就是这样,所以你觉得如何?有打算要住下来吗?」赛罗转过头,问着已经快要石化的某梦。

「……」沉默。

「怎么了?有什么问题吗?」看梦比优斯皱起的眉,赛罗问道。

纠结了一会儿后,梦比优斯迟疑的开口:「那个......关于房租......要怎么算?」

闻言,赛罗一愣,随后一脸古怪的看着梦比优斯:「你刚才没仔细听我说话对不对?」

「阿勒?」

看着那双无辜的橘红色眼眸,赛罗无奈的叹口气,再次说道:「我刚刚说,想住这里只有两个条件,一是会烹饪,二是包下所有家事,不用付房租的。」

「真的吗?可是这样你不就得一个人负担房租吗?」这条件虽然让梦比优斯很心动,但对于必须得由别人负担所有费用还是让他感到不好意思。

不过......为什么赛罗君一脸「真被你打败了」的表情呢?

「所以我刚才讲了那么多究竟是为了什么啊…...」赛罗再次深深的叹气,搭着梦比优斯的肩,一字一句的说道:「听好,这间房子本来就是我家的,我就是房东,所以房租要用怎样的方式收完全看本少爷的心情,这样你明白了吗?」

「明、明白了。」壕啊......

满意的点了点头,赛罗再次挑了挑眉:「所以,要考虑吗?」

看着梦比优斯仍旧有些迟疑却又不知如何开口的眼神,赛罗索性自己开口询问:「还有什么问题吗?有就说出来,一个人憋着不说又怎么能解决呢?」

梦比优斯看起来似乎有些紧张,头低低的,双手不安分的扭来扭去。

赛罗也不催他,悠闲的双手抱胸靠着墙,等着他主动开口。

良久,梦比优斯才带着怯生生的声音开口:「......能接受吗…...」

「蛤?」赛罗皱眉,接受什么? ?

像是下定决心似的,梦比优斯猛的抬头,迎上赛罗的眼,手一扯,将一直戴着的口罩摘掉。

赛罗怔怔的看着他。

梦比优斯的长相虽然不能用帅气形容,但绝对是清秀柔美,然而却又不显太过阴柔,橘红色的眼眸清澈明亮,干净的让人不忍使忧愁出现在其中。

那本该是如此美好的一张脸。

本该是的。

但在他脸部的右半边,一个奇丑无比的黑色印痕印在上面,几乎将半张脸完全遮住。

除此之外,梦比优斯脸部的肤色也呈现诡异的灰色,赛罗猜想,他会在这么热的天气里还反常的穿着长袖长裤,大概也是为了掩盖那奇怪的肤色吧!

瞧见赛罗的表情,梦比优斯内心苦笑,啊啦啦…...果然和大家的反应都一样呐 ......

接下来,应该就是露出嫌恶的表情并将自己赶出去吧…...

算了,豁出去了。

「很抱歉吓到你了,但这就是我的模样。」说完,他戴回口罩,等着预期中伤人的话。

出乎意料的,赛罗在回过神后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却是:「天生的还是后天?」

梦比优斯意外的望着他,但还是开口回答:「后天的,我记得大概是在我小学三年级的暑假时,我生了一场怪病,后来是好了没错,但是却从此留下了这个......疤,以及这个再也无法恢复的怪异肤色。」

赛罗听了,理解的点了点头。

两人相接沉默,但没有持续太久就被赛罗打断了:「所以,你有要住下来吗?」

「诶?」梦比优斯茫然。

赛罗一脸莫名其妙:「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件事吗?不然?」

梦比优斯先是一呆,随即用着不敢置信的眼神问道:「你难道不觉得我看起来很恶心,让人厌恶吗?」

越美好的东西,人们越无法接受它的瑕疵,就像在一张洁白的纸张上多了一点污渍,哪怕那污渍就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点,也会被人无限放大,因为外表而被排挤很久的梦比优斯太清楚这一点了,所以才会对赛罗的行为感到不解。

「啊?不会啊,」赛罗耸耸肩,一脸理所当然:「既然你病好了外貌也定型了,我还能说什么?我想变成这个样子你心里一定也不好受对吧!在别人的伤口上洒盐,这种事本少爷才不屑做,有损格调。」

不等梦比优斯反应,他自顾自的继续说:「反正外貌这东西相处久了总会习惯的,现在的重点是,我开的那两个条件你能接受吗?」

赛罗会这么执着这两点不是没有原因的,事实上,他是个家事和烹饪白痴,扫地会扫到扫帚断,拖地会拖到拖把坏掉,这神奇的能力连他自己都觉得莫名,至于厨房,除了冰箱之外,他什么都没碰过,之所以如此是因为,他,自从某次再练习时差点把厨房炸掉后,就非常有自知之明的过起外食生活。

开玩笑,小命要紧啊!

然而这样子的生活终究不是长久之计,所以他才想找个室......或者该说同居人,能帮忙他这些事,但又有谁愿意包下这种苦差事啊!

他真的不是很在意梦比优斯长什么样子,只要对方有这两样能力,他巴不得对方留下来呢!

「……」梦比优斯对上他的视线。

有多久了? 他问自己。

有多久没有看过,完全不带一丝厌恶视线了?

那么......他是不是能期待,和他成为朋友呢?

梦比优斯忍不住悄悄的勾起唇角。

虽然带着口罩,但赛罗仍能从那双纯净的眸子看出明显流露的笑意。

接着,他看见梦比优斯伸出手。

「没问题。这两样工作我都包!其他的就麻烦看多多指教啰,房东先生!」

似乎不敢相信他会答应,赛罗先是呆了一下,随即露出痞痞的笑容,伸手回握:「欢迎你的到来,梦比优斯。」

TBC……

※小设定:
小梦的外貌:银白色长发,有两撮红色的浏海,橘红色的大眼睛。
赛少的外貌:火红色的短发,有小部分是蓝色的(天生滴),灿金色的鹰眼。

评论(2)

热度(20)